一个精分

过了新鲜期,就不想再玩家家酒游戏了。

眼睛里面有星星

别人并不会因为你的眼睛里有故事而和你做朋友

不是你们投缘,是别人聪明啊

一遇到点小坎坷就想着死,这样可不行。

借口

前几天去剪头发,和93年的发型师妹妹mandy全程聊天。

其实头发剪得一点也不好,感觉像是花钱去聊天的。

聊什么呢。聊出门在外,总是报喜不报忧,家里人还以为你过得很好。

想用心地哭一场,天气这么冷,手指头动起来都有些困难。

好想有人认真地告诉我,放弃吧。

如果很痛苦,那就不要努力了。

可是我明明都还没怎么努力啊。最后我甚至说服自己放弃了。

没脸去见帮助我,鼓励我的人。


司考成绩出来后,我觉得心里空空的。考得再高有什么用呢。

少了一个障碍,多了一块敲门砖。可是啊,我更没有动力去找实习。

一点点都不觉得开心。

如果去年早点放弃,今年还是会考过。

那么那时候就不会那么薄情...

2016-11-22

1.

“绝处逢生的感觉不能重复,有一天我也会淡淡看自己。”

前一阵子受到了沉重的打击。一切在外界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,可以说是一场单纯的心灵洗礼。

最近似乎就有了一种自暴自弃的洒脱。心态似乎好得有些异常。

希望有一天能发自内心地想:“我对现在的自己很满意啊。”“经历了那许多年的悲欢离合成功失败,但我好像还是喜欢现在的自己的。”


2.

陆陆续续梦到了许多很久不见的朋友,诡异地在醒来后还能记得。

当有人跟我说,“梦都是相反的”,我其实还是挺失望的。

妈妈很久没到我的梦中了。

20161108

真的很想妈妈,不是因为难过得不能收拾才想。可是一想妈妈,眼泪就开始自己不停掉。这世上唯一一个我毫不犹豫地爱着,毫不怀疑地爱过的人啊。

妈妈过世前给的那笔钱还存着,想着它要在账户里,一年一年因为通货膨胀而贬值,还是挺心酸的。那时候妈妈说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钱了。我只是摆出了招牌尴尬微笑。为什么那时候我不说些给她打气的话呢。

买了漂亮的新衣服,想穿给妈妈看。我穿什么,妈妈都会说好看。今年的衣服又更贵了,两个小时花掉了卡里一半的存款。妈妈如果知道我这样乱花钱会很心疼吧。她一辈子都过得那么节俭。不然她身体怎么会那么差,在刚刚子孙绕膝的时候就匆匆离去。

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一个糟糕的人呢...

10-30

活着。经历。会遇到太多考验人性的东西,我大概就是因噎废食的那种吧。

最近脑子越来越不听使唤了。听到一点动静就很惶恐。在宿舍里,不敢开灯,去盥洗室总是要趁着没人的时候。现在关着灯,窝在电脑前,才有一点点安心?但是天已经越来越冷了。我开始担心,不知道还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。

夏天的时候,楼下楼层有个人吊死在宿舍里,听说是第二天被隔壁宿舍的人发现的。楼道里的人八卦、楼下群集的人来来往往、说笑,天空下着太阳雨。我不知道我的震撼里是好奇、同情还是羡慕更多一点。那几天宿舍楼下经常停着辆警车,但是很快一切都恢复正常,消息没有传开,生活还是一成不变。

我窝在电脑前,吃着麻辣烫。如果所有的不开心都能用吃解决...

独白

我是柯洛。

我曾经深爱着舒念。尽管后来已经放弃了把他从谢炎身边抢过来的念头,但依旧固执地认为此生再没有人能取代他在我心中的位置。而他却劝我去尝试开始一段感情。


第一次见到Lee是刚去LA不久,和一群人去泡吧。我从洗手间里回来时,发现吧台上多了几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,而他正坐在我离开时的位置上。我走到他旁边,他便起身挪了挪位置。

挨着他坐下,借着酒吧里晦暗的光,才第一次看清他的面容。心中一怔,瘦削利落的侧面,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带着搜寻猎物的狡黠,除了嘴角那一缕轻佻的意味,和我心中那个敢想不敢念的男人很有几分相似。

他侧过脸看我,眼神对上,我马上意识到,这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人。

后来我...

病中去翻了小蓝的书来看。读到这一行,真是无比地寂寞啊

1 / 2

© 昀释 | Powered by LOFTER